下车信息门户网
您所在的位置:下车信息门户网>社会>若想变成人类的好战友 军事智能化武器也需守伦理
若想变成人类的好战友 军事智能化武器也需守伦理
更新时间:2019-11-08 16:52:00   浏览次数:648
[摘要] “推进‘网格连心、组团服务’工作,打造网格化管理服务3.0版,是嘉兴开展‘不忘初心、牢记使命’主题教育的创新之举和重要载体。”嘉兴市委主要负责人表示,而智慧平台正是这项工作的具体举措。目前,嘉兴全市已

资料来源:《科学技术日报》

最近,英国周刊《经济学人》发表的文章《人工智能与战争》称,世界主要大国之间的竞争涉及许多方面。目前,最令人担忧但最不为人知的是各国对人工智能和军事的研究。文章认为,一旦人工智能可以用于军事领域,未来的战争将使世界变得极其危险。

人类战争从冷热武器形式发展到今天的信息化和智能化战争模式,彻底颠覆了人们对战争的理解和认识。智能化是以信息技术的发展为基础的。目前,智能作战模式覆盖了广泛的领域。从人机结合到无人个体战斗,从有人指挥到自主决策,其战斗风格几乎与科幻电影中描述的一样。在叙利亚战场上,俄罗斯军队遥控10个作战机器人“零伤亡”,杀死70多名伊斯兰国武装分子,夺取754.5高地,成为军事史上第一次基于机器人的地面作战行动。据估计,到2025年,智能无人设备在俄罗斯武器中的比例将达到30%以上。美国军方预测,到2030年,智能无人设备将能够自主执行任务,60%的地面作战平台将实现无人智能。据专家分析,在未来15年左右,大量无人驾驶飞行器、无人驾驶船只和无人驾驶飞行器将成为双方在智能战场上对抗的主要装备。到2050年,人们将能够在赛道外自主或完全自主地战斗。到那时,机器人将成为智能战争中的主导角色。

至于人工智能的军事化发展,各国取得了不同的进展,但都在摸索中前进。由于人工智能的军事化是未来几十年乃至几百年各国军事领域的主要发展方向,保密程度非常高,任何一方都不希望落后。尽管美国占据了世界军事技术的顶端,但它仍然不敢松懈。上个月,五角大楼人工智能事务负责人表示:“我不想看到的是,我们未来的潜在对手拥有完全实现人工智能的力量,但我们没有。”从负责人的声明中可以看出,一些科技大国可能在许多地方的军事情报方面取得了重大成就。

军事情报虽然给战争带来了新的风格,但也给世界安全带带来了难以想象的危险。英国著名物理学家霍金多次表达了他对人工智能的担忧。他认为人工智能可能取代人类,并最终成为超越人类的一种新的生命形式。未来的人工智能技术不仅能拥有人类的行动能力,还能拥有人类的思维能力。一旦这项技术被用于军事,机器人就可以取代人类在战场上“按规则行事”,甚至大量杀人。机器人只能简单地识别朋友和敌人,并且很难有效地识别伤亡和破坏程度。一旦机器人完全摆脱了人类的控制,许多人就会投降,无辜的人会死在他们的屠刀下。

更令人恐惧的是,智能机器人得到了信息技术的支持,这并不排除在某些时候进行黑客攻击。如果机器人被敌方黑客控制,它很可能会自行开火。这是军事情报的“双刃剑”。当国家发展军事情报设备时,如果他们忽视安全保护,他们无疑是在为敌人训练“暴徒”。

智能武器比核武器更危险。第二次世界大战后,包括核武器在内的大规模杀伤性武器成为军事强国的“杀手”。到目前为止,只有美国在战争中投下了两枚小当量的原子弹,其他国家的核武器基本上是用于战略威慑。这是因为一旦核武器国家在战争中使用核武器,将会给双方带来灾难性的后果。因此,对使用原子弹和其他大规模毁灭性武器有严格的国际规定。此外,核设施,包括核弹头,也很容易被其他国家发现,以便其他国家能够成为采取预防措施的目标。然而,人工智能的研究既可以在室内进行,也可以单独进行,外力很难有效检测到。此外,外部力量不可能估计智能武器投入战场后的致命程度。因此,人工智能的威胁更加严重。

军事情报的快速发展给人类道德带来了明显的挑战。从人类军事活动的规律来看,战争和伦理似乎是不可调和的矛盾。人工智能被用于军事,希望以最低的成本赢得战争的胜利,而如果其他国家的成本很低,它们的成本就会很高。特别是,用无人驾驶智能机器人和武器装备杀害血肉之躯的士兵显然违背了伦理道德。

目前,军事情报明显违背伦理的技术是人机连接技术。例如,计算机-大脑连接技术可以将生物芯片植入士兵的大脑,或者为士兵安装人体外骨骼以行走和承受重负荷,或者为士兵安装神经刺激设备以使士兵不知道战场上的饥饿、睡眠或疼痛。士兵是身体。如果人工智能被加入其中,即使他们在战场上获胜,也会受到批评。

无人看管的人工智能军事装备也面临道德折磨。机器冰冷,军事情报水平高,独立指挥,独立控制能力强,也无法与人类相比。当机器人的敌人和朋友沉溺于杀戮,当机器人感染病毒并自杀,当机器人不听从后方的指令就无法停止战争时,如果发生这种情况,这样的军事情报将是一场全球灾难和人类灾难。

我们不要求战争“有礼貌”,但我们希望未来的智能战争不会走在道德的边缘。军事情报的发展是大势所趋,但希望智能战争在发展过程中能兼顾伦理道德,以最小的损失获得战争的需求。(张风伯:国防大学联合作战学院)

辽宁十一选五 广东快乐十分 在线买彩票 河北快3投注

上一篇:翠涛书院安家长乐 200多年历史古建筑整体“搬迁”
下一篇:豪捐360亿美金,比尔·盖茨:我不想要那么多钱,向富人多征税

相关